完善管理考核制度解大學生村官基層介入難題
2014-03-24 07:58: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馬德峰   點擊:

大學生村官計劃是國家層面的一項人才戰略決策,其運作可濃縮為以鄉村為中心的基層介入過程。但在實際運作過程中存在多重困境,會影響村官個體的工作積極性,制約大學生村官計劃的良性運行。為此,研究選取江蘇省蘇北地區作為調研個案,擬對大學生村官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進行考察并探尋破解之道。

  注重應聘人選的內在素質

  美國學者斯潘塞提出的“冰山模型”將個體素質劃為“冰山以上部分”和“冰山以下部分”。前者主要是專業知識技能類,容易被了解與測量;后者包括社會動機、自我概念等,難以測量且不易通過外界影響而改變,但卻起著關鍵性作用。大學生村官選聘實踐偏重的是“冰山以上部分”,如學歷、黨員身份、學生干部經歷等,卻忽略了“冰山以下部分”。

  調研發現作為基層介入的主體,某些大學生村官表現出:一是把村官當做職業“跳板”,除一小部分志愿扎根農村干一番事業外,很大部分人受到期滿優惠政策吸引,期待謀取更好的出路;二是吃苦耐勞思想準備不足,一些大學生村官下鄉后,發現實際情況與想象的很不吻合,心理產生巨大落差,出現畏難或動搖的思想情緒,產生“不合村、不為村”情形。

  大學生村官源頭選聘須注重應聘人選的內在素質。政府部門要加強與高校間的互動,邀請高校學生部門協助推薦優秀畢業生去基層任職;改變單純“以考取人”的錄用方式,采取學校推薦、組織考察、駐村實習等多種方式,重點了解考察人選的思想品德、專業特長、個性特點等,確保把綜合素質較高、能適應基層工作的畢業生選聘到村官隊伍之中。

  大學生村官應定位于基層社會工作者

  大學生村官是為村級組織特設的崗位人員,擔任村“兩委”干部的助理。非官非農的模糊身份,使得他們處在體制的邊緣,顯得底氣不足。在村務管理上,他們并無真正的決策管理權,在農村事務中居于從屬地位。

  在發展去向方面,大學生村官身份的不明確,給其職業發展帶來不穩定因素,沒有穩定的職業預期。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村干部,會面臨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等法律瓶頸和戶籍限制;考錄公務員,編制指標有限、競爭激烈;自主創業,需要一定的資金、技術門檻;另行擇業的話,村官在市場中優勢不大;對于考研深造,由于基層工作的緊張繁忙,加上處在成家立業的年齡段,故大學生村官對考研深造的興趣不大。

  國家視野中的大學生村官計劃強調基層任職的價值合理性,要求他們懷有強烈的榮譽感和使命感,志愿奉獻農村,而從大學生村官個體來講,關注的是當下職業身份,強調基層履職的工具合理性。如何協調事業與職業兩者關系?可嘗試給予大學生村官明確的身份,即定位于基層服務的社會工作者。

  積極服務農村建設

  農村具有兩個基本特性:一是“熟人社會”。在由人情、關系編織起來的圈子中,成員通常根據關系的親疏程度區別對待交往的對象,對于外來的陌生人,村民往往持警惕和排斥心理。二是復雜的村情。基層農村家族勢力日益膨脹,關系盤根錯節。大學生村官是外來力量,在基層秩序維護方面發揮的作用有限。

  在蘇北地區,當前農村“空心化”問題明顯。如青壯年勞動力大量外出,留居人口呈老弱化和貧困化之勢,舊房、土地資源閑置浪費嚴重。村級集體經濟薄弱,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建設滯后,農村社會整體性功能呈現退化之勢,迫切需要精英人才推動農村地域系統的空間重構與組織重建。

  大學生村官應將自身定位為社會工作者,通過為村民提供公共服務、活躍鄉村生活和構建公共服務體系,降低基層介入的阻力,形成大學生村官計劃的合法基礎。

  完善人才管理、考核制度

  蘇北地區在探索中提出分類培養思想,即按照個體意愿與崗位設置相一致、專業與產業相對應、潛能素質與崗位要求相匹配、遞進培養與動態管理相結合的原則,因人制宜地確定大學生村官的發展目標。主要有“雙強型”村干部、鄉鎮黨政后備干部、事業單位專業技術骨干和優秀企業家等培養取向。然而,大學生村官培養管理方向雖已明確,但具體的指導意見、組織實施、依托條件、考核標準等尚未出臺,培養管理方案尚處于雛形階段。

  這就需要建立大學生村官專門管理機構,并不斷建章立制。一是加強日常管理監督。出臺定期匯報、教育培訓、實績考核等制度,實現村官工作的規范化管理;二是定崗定責,完善考核機制,細化大學生村官崗位職責,給他們壓擔子、交任務;三是完善政府考評與群眾評議相結合的考核辦法,并將考核結果作為選拔聘用、評優評先的重要依據。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中國特色城鎮化研究中心)

相關熱詞搜索:村官調研

上一篇:“村官”是多大的官?權利有多大待遇又如何
下一篇:最后一頁

動態詳情

完善管理考核制度解大學生村官基層介入難題

時間:2014-03-24 07:58:22

大學生村官計劃是國家層面的一項人才戰略決策,其運作可濃縮為以鄉村為中心的基層介入過程。但在實際運作過程中存在多重困境,會影響村官個體的工作積極性,制約大學生村官計劃的良性運行。為此,研究選取江蘇省蘇北地區作為調研個案,擬對大學生村官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進行考察并探尋破解之道。

  注重應聘人選的內在素質

  美國學者斯潘塞提出的“冰山模型”將個體素質劃為“冰山以上部分”和“冰山以下部分”。前者主要是專業知識技能類,容易被了解與測量;后者包括社會動機、自我概念等,難以測量且不易通過外界影響而改變,但卻起著關鍵性作用。大學生村官選聘實踐偏重的是“冰山以上部分”,如學歷、黨員身份、學生干部經歷等,卻忽略了“冰山以下部分”。

  調研發現作為基層介入的主體,某些大學生村官表現出:一是把村官當做職業“跳板”,除一小部分志愿扎根農村干一番事業外,很大部分人受到期滿優惠政策吸引,期待謀取更好的出路;二是吃苦耐勞思想準備不足,一些大學生村官下鄉后,發現實際情況與想象的很不吻合,心理產生巨大落差,出現畏難或動搖的思想情緒,產生“不合村、不為村”情形。

  大學生村官源頭選聘須注重應聘人選的內在素質。政府部門要加強與高校間的互動,邀請高校學生部門協助推薦優秀畢業生去基層任職;改變單純“以考取人”的錄用方式,采取學校推薦、組織考察、駐村實習等多種方式,重點了解考察人選的思想品德、專業特長、個性特點等,確保把綜合素質較高、能適應基層工作的畢業生選聘到村官隊伍之中。

  大學生村官應定位于基層社會工作者

  大學生村官是為村級組織特設的崗位人員,擔任村“兩委”干部的助理。非官非農的模糊身份,使得他們處在體制的邊緣,顯得底氣不足。在村務管理上,他們并無真正的決策管理權,在農村事務中居于從屬地位。

  在發展去向方面,大學生村官身份的不明確,給其職業發展帶來不穩定因素,沒有穩定的職業預期。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村干部,會面臨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等法律瓶頸和戶籍限制;考錄公務員,編制指標有限、競爭激烈;自主創業,需要一定的資金、技術門檻;另行擇業的話,村官在市場中優勢不大;對于考研深造,由于基層工作的緊張繁忙,加上處在成家立業的年齡段,故大學生村官對考研深造的興趣不大。

  國家視野中的大學生村官計劃強調基層任職的價值合理性,要求他們懷有強烈的榮譽感和使命感,志愿奉獻農村,而從大學生村官個體來講,關注的是當下職業身份,強調基層履職的工具合理性。如何協調事業與職業兩者關系?可嘗試給予大學生村官明確的身份,即定位于基層服務的社會工作者。

  積極服務農村建設

  農村具有兩個基本特性:一是“熟人社會”。在由人情、關系編織起來的圈子中,成員通常根據關系的親疏程度區別對待交往的對象,對于外來的陌生人,村民往往持警惕和排斥心理。二是復雜的村情。基層農村家族勢力日益膨脹,關系盤根錯節。大學生村官是外來力量,在基層秩序維護方面發揮的作用有限。

  在蘇北地區,當前農村“空心化”問題明顯。如青壯年勞動力大量外出,留居人口呈老弱化和貧困化之勢,舊房、土地資源閑置浪費嚴重。村級集體經濟薄弱,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建設滯后,農村社會整體性功能呈現退化之勢,迫切需要精英人才推動農村地域系統的空間重構與組織重建。

  大學生村官應將自身定位為社會工作者,通過為村民提供公共服務、活躍鄉村生活和構建公共服務體系,降低基層介入的阻力,形成大學生村官計劃的合法基礎。

  完善人才管理、考核制度

  蘇北地區在探索中提出分類培養思想,即按照個體意愿與崗位設置相一致、專業與產業相對應、潛能素質與崗位要求相匹配、遞進培養與動態管理相結合的原則,因人制宜地確定大學生村官的發展目標。主要有“雙強型”村干部、鄉鎮黨政后備干部、事業單位專業技術骨干和優秀企業家等培養取向。然而,大學生村官培養管理方向雖已明確,但具體的指導意見、組織實施、依托條件、考核標準等尚未出臺,培養管理方案尚處于雛形階段。

  這就需要建立大學生村官專門管理機構,并不斷建章立制。一是加強日常管理監督。出臺定期匯報、教育培訓、實績考核等制度,實現村官工作的規范化管理;二是定崗定責,完善考核機制,細化大學生村官崗位職責,給他們壓擔子、交任務;三是完善政府考評與群眾評議相結合的考核辦法,并將考核結果作為選拔聘用、評優評先的重要依據。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中國特色城鎮化研究中心)

三国彩票 国彩彩票 | 国彩彩票 | 幸运彩 | 大富翁彩票 | 三五彩票 | 正彩彩票 |